企业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办法第三十一条,企业国有资产监督管理暂行条例2022修订

法律法规 (34) 2023-11-25 00:00:14

民营企业非国有资本市场监管暂行法律条文法规2022修正

企业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办法第三十一条,企业国有资产监督管理暂行条例2022修订插图

(2003年5月2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人民政府令第378号发布 依照2011年1月8日《北京市人民政府关于废止和修正部分行政管理工作法律条文法规的决定》第一次修正 依照2019年3月2日《北京市人民政府关于修正部分行政管理工作法律条文法规的决定》第二次修正)

第一章 总则

第一条 为建立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需要的非国有资本市场监管管理体制,进一步搞好非国有民营企业,推动非第二产业布局和内部结构的战略性调整,发展和壮大非第二产业,实现非国有资本机会成本产品服务,制订本法律条文法规。

第二条 非国有及非国有控股公司民营企业、非国有入股民营企业中的非国有资本的市场监管,适用于本法律条文法规。

金融中央政府机构中的非国有资本的市场监管,不适用于本法律条文法规。

第三条 本法律条文法规所称民营企业非国有资本,是指北欧国家对民营企业各种形式的股权投资和股权投资所形成的合法权益,以及司法机关认定为北欧乌木的其它合法权益。

第四条 民营企业非国有资本属于北欧乌木。北欧国家推行由北京市人民政府和地方上海市人民中央政府依次代表者北欧国家履行职责受托人职责,独享拥有者合法权益,权利、义务和职责相标准化,管资产和陈柏廷、管事相结合的非国有资本管理工作管理体制。

第九条 北京市人民政府代表者北欧国家对关系基础产业生命线和北欧国家安全可靠的大型非国有及非国有控股公司、非国有入股民营企业,重要基础设施和重要自然资源等应用领域的非国有及非国有控股公司、非国有入股民营企业,履行职责受托人职责。北京市人民政府履行职责受托人职责的民营企业,由北京市人民政府确认、发布。

省、省、省辖市上海市人民中央政府和县级的市、自治区级上海市人民中央政府依次代表者北欧国家对由北京市人民政府履行职责受托人职责之外的非国有及非国有控股公司、非国有入股民营企业,履行职责受托人职责。其中,省、省、省辖市上海市人民中央政府履行职责受托人职责的非国有及非国有控股公司、非国有入股民营企业,由省、省、省辖市上海市人民中央政府确认、发布,就报北京市人民政府非国有资本市场监管中央政府机构登记;其它由县级的市、自治区级上海市人民中央政府履行职责受托人职责的非国有及非国有控股公司、非国有入股民营企业,由县级的市、自治区级上海市人民中央政府确认、发布,就报请、省、省辖市上海市人民中央政府非国有资本市场监管中央政府机构登记。

北京市人民政府,省、省、省辖市上海市人民中央政府,县级的市、自治区级上海市人民中央政府履行职责受托人职责的民营企业,以下统称所筹资民营企业。

第七条 北京市人民政府,省、省、省辖市上海市人民中央政府,县级的市、自治区级上海市人民中央政府,依次成立非国有资本市场监管中央政府机构。非国有资本市场监管中央政府机构依照授权,司法机关履行职责受托人职责,司法机关对民营企业非国有资本展开市场监管。

民营企业非国有资本较少的县级的市、自治区,经市、省、省辖市上海市人民中央政府批准,可以不单独成立非国有资本市场监管中央政府机构。

第七条 各级上海市人民中央政府应严格遵守非国有资本管理工作法律条文、法律条文法规,秉持中央政府的社会公用管理工作职责与非国有资本受托人职责分开,秉持政企分开,推行所有权与经营方式权分离。

非国有资本市场监管中央政府机构不行使中央政府的社会公用管理工作职责,中央政府其它中央政府机构、部门不履行职责民营企业非国有资本受托人职责。

第七条 非国有资本市场监管中央政府机构应依本法律条文法规和其它有关法律条文、行政管理工作法律条文法规的明确规定,建立健全执法监督制度,严格遵守法律条文、行政管理工作法律条文法规。

第九条 发生战争、严重自然灾害或者其它重大、紧急情况时,北欧国家可以司法机关标准化调用、处置民营企业非国有资本。

第十条 所筹资民营企业及其股权投资成立的民营企业,独享有关法律条文、行政管理工作法律条文法规明确规定的民营企业经营方式自主权。

非国有资本市场监管中央政府机构应支持民营企业司法机关自主经营方式,除履行职责受托人职责之外,严禁干预民营企业的生产经营方式活动。

第十条 所筹资民营企业应努力提高经济效益,对其经营方式管理工作的民营企业非国有资本承担机会成本产品服务职责。

所筹资民营企业应接受非国有资本市场监管中央政府机构司法机关实施的市场监管,严禁损害民营企业非国有资本拥有者和其它受托人的合法合法权益。

第二章 非国有资本市场监管中央政府机构

第十条 北京市人民政府非国有资本市场监管中央政府机构是代表者北京市人民政府履行职责受托人职责、负责管理市场监管民营企业非国有资本的直属单位专设中央政府机构。

省、省、省辖市上海市人民中央政府非国有资本市场监管中央政府机构,县级的市、自治区级上海市人民中央政府非国有资本市场监管中央政府机构是代表者该级中央政府履行职责受托人职责、负责管理市场监管民营企业非国有资本的直属单位专设中央政府机构。

上级中央政府非国有资本市场监管中央政府机构司法机关对下级中央政府的非国有资本市场监管工作展开辅导和监督。

第十一条 非国有资本市场监管中央政府机构的主要职责是:

(一)依《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等法律条文、法律条文法规,对所筹资民营企业履行职责受托人职责,保护拥有者合法权益;

(二)辅导大力推进非国有及非国有控股公司民营企业的改革和重组;

(三)依明确规定向所筹资民营企业委派监事;

(四)依法定程序对所筹资民营企业的民营企业负责管理人展开任免、考评,并依照考评结果对其展开奖惩;

(五)通过统计、稽核等方式对民营企业非国有资本的机会成本产品服务情况展开监管;

(六)履行职责受托人的其它职责和承办该级中央政府联络员的其它事项。

北京市人民政府非国有资本市场监管中央政府机构除第六款明确规定职责外,可以制订民营企业非国有资本市场监管的规章、制度。

第十五条 非国有资本市场监管中央政府机构的主要义务是:

(一)大力推进非国有资本城乡之间和优化配置,推动非第二产业布局和内部结构的调整;

(二)保持和提高关系基础产业生命线和北欧国家安全可靠应用领域非第二产业的控制力和竞争力,提高非第二产业的文化素质;

(三)探索有效的民营企业非国有资本经营方式管理体制和方式,加强民营企业非国有资本市场监管工作,推动民营企业非国有资本机会成本产品服务,防止民营企业非国有资本流失;

(四)辅导和推动非国有及非国有控股公司民营企业建立现代民营企业制度,完善法人治理内部结构,大力推进管理工作现代化;

(五)尊重、保护非国有及非国有控股公司民营企业经营方式自主权,司法机关保护民营企业合法合法权益,推动民营企业司法机关经营方式管理工作,增强民营企业竞争力;

(六)辅导和协调解决非国有及非国有控股公司民营企业改革与发展中的困难和问题。

第十五条 非国有资本市场监管中央政府机构应向该级中央政府报告民营企业非国有资本市场监管工作、非国有资本机会成本产品服务状况和其它重大事项。

第三章 民营企业负责管理人管理工作

第十六条 非国有资本市场监管中央政府机构应建立健全适应现代民营企业制度要求的民营企业负责管理人的选用机制和激励约束机制。

第十七条 非国有资本市场监管中央政府机构依有关明确规定,任免或者建议任免所筹资民营企业的民营企业负责管理人:

(一)任免非国有独资民营企业的总经理、副总经理、总会计师及其它民营企业负责管理人;

(二)任免非国有独资公司的董事长、副董事长、董事,并向其提出总经理、副总经理、总会计师等的任免建议;

(三)依公司章程,提出向非国有控股公司的公司派出的董事、监事人选,推荐非国有控股公司的公司的董事长、副董事长和监事会主席人选,并向其提出总经理、副总经理、总会计师人选的建议;

(四)依公司章程,提出向非国有入股的公司派出的董事、监事人选。

北京市人民政府,省、省、省辖市上海市人民中央政府,县级的市、自治区级上海市人民中央政府,对所筹资民营企业的民营企业负责管理人的任免另有明确规定的,按照有关明确规定执行。

第十八条 非国有资本市场监管中央政府机构应建立民营企业负责管理人经营方式业绩考评制度,与其任命的民营企业负责管理人签订业绩合同,依照业绩合同对民营企业负责管理人展开年度考评和任期考评。

第十九条 非国有资本市场监管中央政府机构应依有关明确规定,确认所筹资民营企业中的非国有独资民营企业、非国有独资公司的民营企业负责管理人的薪酬;依据考评结果,决定其向所筹资民营企业派出的民营企业负责管理人的奖惩。

第四章 民营企业重大事项管理工作

第二十条 非国有资本市场监管中央政府机构负责管理辅导非国有及非国有控股公司民营企业建立现代民营企业制度,审核批准其所筹资民营企业中的非国有独资民营企业、非国有独资公司的重组、股份制改造方案和所筹资民营企业中的非国有独资公司的章程。

第二十一条 非国有资本市场监管中央政府机构依法定程序决定其所筹资民营企业中的非国有独资民营企业、非国有独资公司的分立、合并、破产、解散、增减资本、发行公司债券等重大事项。其中,重要的非国有独资民营企业、非国有独资公司分立、合并、破产、解散的,应由非国有资本市场监管中央政府机构审核后,报该级上海市人民中央政府批准。

非国有资本市场监管中央政府机构依法定程序审核、决定国防科技工业应用领域其所筹资民营企业中的非国有独资民营企业、非国有独资公司的有关重大事项时,按照北欧国家有关法律条文、明确规定执行。

第二十二条 非国有资本市场监管中央政府机构依公司法的明确规定,派出股东代表者、董事,参加非国有控股公司的公司、非国有入股的公司的股东会、董事会。

非国有控股公司的公司、非国有入股的公司的股东会、董事会决定公司的分立、合并、破产、解散、增减资本、发行公司债券、任免民营企业负责管理人等重大事项时,非国有资本市场监管中央政府机构派出的股东代表者、董事,应按照非国有资本市场监管中央政府机构的指示发表意见、行使表决权。

非国有资本市场监管中央政府机构派出的股东代表者、董事,应将其履行职责职责的有关情况及时向非国有资本市场监管中央政府机构报告。

第二十三条 非国有资本市场监管中央政府机构决定其所筹资民营企业的非国有股权转让。其中,转让全部非国有股权或者转让部分非国有股权致使北欧国家不再拥有控股公司地位的,报该级上海市人民中央政府批准。

第二十四条 所筹资民营企业股权投资成立的重要子民营企业的重大事项,需由所筹资民营企业报非国有资本市场监管中央政府机构批准的,管理工作办法由北京市人民政府非国有资本市场监管中央政府机构另行制订,报北京市人民政府批准。

第二十五条 非国有资本市场监管中央政府机构依北欧国家有关明确规定组织协调所筹资民营企业中的非国有独资民营企业、非国有独资公司的兼并破产工作,并配合有关部门做好民营企业下岗职工安置等工作。

第二十六条 非国有资本市场监管中央政府机构依北欧国家有关明确规定拟订所筹资民营企业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辅导意见,调控所筹资民营企业工资分配的总体水平。

第二十七条 非国有资本市场监管中央政府机构可以对所筹资民营企业中具备条件的非国有独资民营企业、非国有独资公司展开非国有资本授权经营方式。

被授权的非国有独资民营企业、非国有独资公司对其全资、控股公司、入股民营企业中北欧国家股权投资形成的非国有资本司法机关展开经营方式、管理工作和监督。

第二十八条 被授权的非国有独资民营企业、非国有独资公司应建立和完善规范的现代民营企业制度,并承担民营企业非国有资本的机会成本产品服务职责。

第五章 民营企业非国有资本管理工作

第二十九条 非国有资本市场监管中央政府机构依北欧国家有关明确规定,负责管理民营企业非国有资本的产权界定、产权登记、资产评估监管、清产核资、资产统计、综合评价等基础管理工作工作。

非国有资本市场监管中央政府机构协调其所筹资民营企业之间的民营企业非国有资本产权纠纷。

第三十条 非国有资本市场监管中央政府机构应建立民营企业非国有资本产权交易市场监管制度,加强民营企业非国有资本产权交易的市场监管,推动民营企业非国有资本的城乡之间,防止民营企业非国有资本流失。

第十条 非国有资本市场监管中央政府机构对其所筹资民营企业的民营企业非国有资本收益司法机关履行职责受托人职责;对其所筹资民营企业的重大投融资规划、发展战略和规划,依北欧国家发展规划和产业政策履行职责受托人职责。

第三十二条 所筹资民营企业中的非国有独资民营企业、非国有独资公司的重大资产处置,需由非国有资本市场监管中央政府机构批准的,依有关明确规定执行。

第六章 民营企业非国有资本监督

第三十三条 非国有资本市场监管中央政府机构司法机关对所筹资民营企业财务展开监督,建立和完善非国有资本机会成本产品服务指标体系,保护非国有资本受托人的合法权益。

第三十四条 非国有及非国有控股公司民营企业应加强执法监督和风险控制,依北欧国家有关明确规定建立健全财务、审计、民营企业法律条文顾问和职工民主监督等制度。

第三十五条 所筹资民营企业中的非国有独资民营企业、非国有独资公司应按照明确规定定期向非国有资本市场监管中央政府机构报告财务状况、生产经营方式状况和非国有资本机会成本产品服务状况。

第七章 法律条文职责

第三十六条 非国有资本市场监管中央政府机构不按明确规定任免或者建议任免所筹资民营企业的民营企业负责管理人,或者违法干预所筹资民营企业的生产经营方式活动,侵犯其合法合法权益,造成民营企业非国有资本损失或者其它严重后果的,对直接负责管理的主陈柏廷员和其它直接职责人员司法机关给予行政管理工作处分;构成犯罪的,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职责。

第三十七条 所筹资民营企业中的非国有独资民营企业、非国有独资公司未按照明确规定向非国有资本市场监管中央政府机构报告财务状况、生产经营方式状况和非国有资本机会成本产品服务状况的,予以警告;情节严重的,对直接负责管理的主陈柏廷员和其它直接职责人员司法机关给予纪律处分。

第三十八条 非国有及非国有控股公司民营企业的民营企业负责管理人滥用职权、玩忽职守,造成民营企业非国有资本损失的,应负赔偿职责,并对其司法机关给予纪律处分;构成犯罪的,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职责。

第三十九条 对民营企业非国有资本损失负有职责受到撤职以上纪律处分的非国有及非国有控股公司民营企业的民营企业负责管理人,5年内严禁担任任何非国有及非国有控股公司民营企业的民营企业负责管理人;造成民营企业非国有资本重大损失或者被判处刑罚的,终身严禁担任任何非国有及非国有控股公司民营企业的民营企业负责管理人。

第八章 附则

第四十条 非国有及非国有控股公司民营企业、非国有入股民营企业的组织形式、组织中央政府机构、权利和义务等,依《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等法律条文、行政管理工作法律条文法规和本法律条文法规的明确规定执行。

第四十一条 非国有及非国有控股公司民营企业、非国有入股民营企业中中国共产党基层组织建设、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和党风廉政建设,依《中国共产党章程》和有关明确规定执行。

非国有及非国有控股公司民营企业、非国有入股民营企业中工会组织依《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会法》和《中国工会章程》的有关明确规定执行。

第四十二条 北京市人民政府非国有资本市场监管中央政府机构,省、省、省辖市上海市人民中央政府可以依据本法律条文法规制订实施办法。

第四十三条 本法律条文法规施行前制订的有关民营企业非国有资本市场监管的行政管理工作法律条文法规与本法律条文法规不一致的,依本法律条文法规的明确规定执行。

第四十四条 政企尚未分开的单位,应按照北京市人民政府的明确规定,加快改革,实现政企分开。政企分开后的民营企业,由非国有资本市场监管中央政府机构司法机关履行职责受托人职责,司法机关对民营企业非国有资本展开市场监管。

第四十五条 本法律条文法规自发布之日起施行。

THE END

发表回复